谁是灯塔,终年亮在我的生命里?

落雨的夜,绵延着流淌的记忆,淅沥着无尽的相思。
静立窗前,隔窗望雨,心绪如洒落在地上的雨花。
天边一道道闪电,把白天的喧嚣击得粉粉碎。夜被倾盆的雨水疯狂地肆虐着,天空漆黑无边,乌云密布,黑压压一片,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风一阵阵地从窗口袭入,夹带着雨点,扑在面颊上,冰凉而潮湿。
发丝被风撩起,飘散在脑后。冷凝的脸,出神地看着雨花在地上飞溅,眉宇间颦蹙起一份愁绪。习惯性地把头发拢在一起,将发梢在左手指上反复地缠绕。握着柔软的发际,在指缝间梳理着零乱的心绪。
不想关上窗户,任雨飘零,任风吹拂,怅处一隅,独嚼心殇。
台灯擎着柔弱的光亮,透过灯罩,洒在地板上,投映着暗淡的斜影。窗外,雨依旧如注地倾泻,河堤边的垂柳与窗前的银杏树,在雨中倍受淋漓。风劲树摇中,枝叶在雨中嘤嘤地啜泣。
雷声隆隆,电光闪闪。隔着窗户,听狂风怒吼,看暴雨急骤,心中阵阵凄然。泪水抑制不住地顺着脸颊流到脖颈,不想拭去,任思愁在风雨中,恣意疯长。
夜幕中,是谁的泪水,挂在那树梢尖上,几番几度,滴瘦了多少思念?从心底嘘出一声叹息,穿越长空,清寂而孤远……

是什么声音,在渐渐宁息的雨夜回响?屋檐下的滴答声,如更漏般清脆,唤醒了沉寂的思绪。有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在窗前滞留,在灯下凝思。在花开的季节,曾聆听那风儿的呢喃与花蕾绽放的声音,当花开满枝头时,亦曾柔酥心扉。
然,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埋藏千年的殇,如泉奔涌,淹没了今世的温柔。黑暗中,雨的精灵将枝蔓纠缠,树叶上落下相思的泪滴,那是谁的凄凉?风叩击窗棂,是谁孤独的声音?是谁寂寞的哀叹?
两岸的灯光,不知疲倦地亮着,雨后的河水汹涌澎湃,哗哗地向南而流。曾问自己:谁是我的灯塔?哪怕再大的风雨、再漆黑的夜,也不会迷失方向。多少次倚在窗前,凝问苍穹:哪一颗星星会在我寂寥的心中闪烁?
谁,是我的灯塔?终年亮在我的生命里……
注:与一好友在咖啡吧谈心时,说到伤心处,不知怎样抚慰。回到家里时,恰逢风驰电掣、雷雨交加,心中生生的多出些感慨,所以,写下此文来表述自己原本也有些感伤的心情。
写于:2008 07 17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