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蔷薇

多么希望你看到那一簇簇朴素而美丽、清新而淡雅、散发着阵阵芳香的蔷薇花时,会想起我,想起我如花一样的容颜、如花绽放的笑脸……
蔷薇、玫瑰、月季,用英文,都译为Rose,而国人每翻译Rose时,总只译成玫瑰,尽管它们是同科同属的芳香花卉,都属蔷薇科,但却是有区别的。
玫瑰的外形,直立、极少有弯曲,枝条上密集着尖利的刺,令人爱而生畏。花朵是单枝开放,开得美丽,开得郑重。花色,尤其红玫瑰,浓郁且有真丝的质感,香味中有着红酒的后劲和底蕴。
月季,原本就是一种四季开花的蔷薇,因反复与玫瑰杂交培育而成如今的模样。它的外形不是单枝直立,也不是枝蔓纠集,而是一枝多蕾,刺少,没有玫瑰那种特质的感觉。花朵三三两两各攀高枝,很少群体开放,它们虽爱出风头,倒也有一种美的节奏感。花色,无论粉的红的,都很艳丽娇嫩,香味堪称淡雅,可用清香一词。
蔷薇,在外形上,有诗曰:“当户种蔷薇,枝叶太葳蕤。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蔷薇枝叶的特点是细长而柔韧、葳蕤曼生、恣意疯长,也喜攀延,形似迎春、貌似玫瑰,刺尖叶圆,娇嫩妩媚,更惹人爱怜,常被人做成花架、花廊。记得红楼梦中的“怡红院”,园里的景致之一就是满架的蔷薇。
蔷薇花是几十朵、几百朵甚至上千朵的簇拥着开放,真是,花语戏风,热闹非凡。蔷薇以白色和淡粉色居多,虽没有玫瑰那丝绸般的质感和厚重,也不似月季的娇媚与艳丽,却是如玉般的晶莹和柔嫩。它的香味,浓郁而不腻,尤以白色最为奇香,又名“十里香”。
至小就酷爱蔷薇花,也许是因为乳名的缘由吧。曾听父亲说过,之所以给我取名于薇字,是因为蔷薇的柔而不娇;美而不艳,且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在父母心中与期盼中,希望我像蔷薇一样不畏风雨、不论季节、不论环境,都能绽放出生命的美丽。
最为钟情的要属野生的白蔷薇了,当站在山坡上,看着漫山盛开的花儿,丛丛簇簇,艳而不俗、柔媚动人,如云朵般洁白,如少女般纯美,让人忍禁不住地弯下腰去想要亲吻那柔嫩的娇颜。
看着那朵朵花蕾的竞相开放,深吸着那怡人的芳香,心,宁静而柔酥。蔷薇无惧风雨、尽情绽放着生命中的那份执着、那份激情、那份纯澈、那份悠然。那种无暇的美丽,抚慰了我的忧悒与自怜,驱散了我的寂寞与彷徨。
坐在花丛旁,欣赏着纯净的美丽,感动着生命的柔韧。平生第一次为花容而盈泪。那片片晶莹洁白的唇形花瓣,一簇顶着皇冠的花蕊,虽然不是特别的奇艳,却是朴素无华中显风姿,是那样的美、那样的摄人心魄!
坐在花丛旁,宛若是那其中的一朵,仿佛在与它们窃窃私语着……
野生白蔷薇,在四月底开放,倾力地燃尽五月。
当人们在为春的逝去而伤怀的时候,它却在田野、在山坡上悄然绽放,它没有绝美的容颜,却有着看不厌的俏丽、嗅不尽的芬芳。
在春光里,你看不到它,但在春去时,它们会走进你的眼帘,送你缕缕芳香,安抚你的浮躁,洗涤你的忧伤,陪你远离尘嚣,让你领略:不论在哪里,不论面对的什么样的环境,只要倾情地去绽放,就能尽情诠释生命美丽的真谛。
我爱白色的野生蔷薇。它们在我的生命中不仅只有着五月,它至始至终都在我的心中静静地绽放,默默地散发着永不消失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