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饮衷情

前两天气温骤降,连着几天冻雨夹雪。今天已降到零下四度,屋檐下挂满了冰笋,这是几年来少有的冷!在北方这种温度或许不算什么,但高原却不同,有这样一句话:北方冻皮,高原冻骨,高原上这种冰冻气候亦是彻骨的寒冷。
吃完晚饭,突然想出去走走,下得楼来,冒着寒风,淋着毛毛雨,静静地沿河边慢慢地行着,来到桥上时,头发与睫毛上都布满了水雾。
停在在桅栏旁,极目远眺,见天色蒙蒙,气雾凝霜,河水缓缓地流着,岸边行人寥几可数,格外的宁静。
默默地伫立在桥边,在凛冽的寒暮下吸着冷冷的空气,此刻,思绪也仿佛被凝冻住了。河风飕飕地吹来,渗透脊背沁骨的冷,让人寒颤。可是,却不想离开,只想就这样看着粼粼的河水,呵着雾般的气息,凝眸静思。
虽然是细雨绵绵、寒风凛凛,心里却揣着一份温存和柔情,任寒霜凝重、冰冻彻骨,却有那至心的温情拥裹着,亦然不觉凄冷。此时,河面烟雾弥漫、缥缥缈缈,视线早已一片模糊。
茸雨霏霏、暮霭苍茫,思念之情在心中悄悄地灵动着,想着那笑语、那幽谐、那眼波流转间的迷离,那步履匆匆的片刻驻足和如潮人流里的蓦然回首。
谁会相信,一个偶然的相遇,是怎样的成为茫茫人海中一滴相思的水珠儿,那音容、笑貌,又是怎样的在心中川流萦回。
谁能参破,那从容后面的千回百转,平静后面激荡着的层层涟漪;风啸雪峻后面隐约的雾霭云山,笑容里面掩饰着的一点点涩;淡定后面澎湃着的激情满怀。
回到家中,坐在灯下,闭目凝思,没有黯然也没有神伤;不会落寞也不觉孤独,在恍惚里、在遐思中,回味那怡情里的快乐、那开心时刻的调侃、那每一个令人怦然的心动。
今晚,想你,把自己醺醉去恣意地挥洒心情,不再羞涩、不再隐晦、也没有刻意。一曲古筝《湘妃竹》,清雅恬淡,如柔语呢喃,如流水潺潺。和着曲律思伊人,对着灯光举杯对酌,酣畅佳酿。三杯两盏,独饮情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