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妆台镜屏

是什么带走了思念?是什么把思念变成为了永恒?是那柔嫩的翠绿?还是那枯荣的叶落纷纷?去了,不留一丝眷顾;去了,不留一点牵绊,该去的总是要去,留不住翠竹轻柳,留不住溪流潺潺,留不住蓝天白云,留不住霞飞虹彩。
静听着“妆台秋思”,细品着萧音中低沉而微婉的那份绵延情思,那由远而近地抑扬,激活了心中的涓涓细流,仿若山涧玉带,婉延流长……
流长了,是山溪细语;延长了,是川涧洄流。悠扬的萧声渐近,似竹语轻诉,似清风闲谈。那委婉的音域里的情思丝丝扣人心弦,如绵绵细雨沁润着凄然的心灵。
如迷地聆听着那如诉如泣,心如碧水涟漪阵阵,像绽放的睡莲,静静地深藏在叠山柏翠的怀抱中,默思着那过眼云烟般的世间之情。
坐在电脑前,沉浸在远山近水的遐思里,眼前展现出一幅美境如图,在那重山复水的苍翠中,云雾弥漫,云烟缭绕,没有忧悒,没有情殇,没有思念,只有琴声如云,只有萧声如语……
此刻,即将告别那妆台镜屏,忘掉那亦该忘却的,舍弃那亦应舍去的,不再思,不再想,给自己一份闲暇,掬一捧霞蔚,洒满静宜的心扉。任凭地远山高,远眺银河九霄,翱翔环宇苍穹,再游历四海平川。然后,挥汗水于耕耘,收获辛勤之硕果。不负生我养我的高堂,不负苍天大地的孕育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