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岸

昨品读清竹淡墨老师的:宋词新韵:青玉案《忆别离——步韵小楼珊珊》一文时,被清竹淡墨老师的美文美图吸引而有感,拙笔几句,借以抒怀。注:图来自清竹淡墨老师的博客。竹语在此深谢!

日暮天边胜似火,
秋来碧水映驼红。
沙岸远望桥廊处,
亭台水榭与君逢。

海把往日的炎热容纳,只在天边,留下一抹驼红,掀动朗声的云海,掀动水的皱纹,有时开怀,有时凝重。
每一个清晨在希望中重叠不厌地诞生,以古老的方式,拥抱新的生命,拥抱一切。
我长久地注视,从海天相连的地方,等待金阳升起的片刻。
我温存地伸开双臂,吸纳从地平线上蒸腾的情绪,平静地融入,融入经络分明又无缝隙的肌肤和身体。
曾经,我或许是一粒珍珠。
曾经,你或许是一尾红鲤。
在海的最深处,左顾右盼中,我们交臂而过。在似梦非梦中我亲吻了天际的云彩,从此,镌刻在心,不知该不该抚去。
隔世的魂魄,常匍匐于沙岸。
怀念,沙滩的潮声;怀念,海的恩泽。还有,被霞蔚引来的雁阵声声……
怀念,那些旖旎多姿的珊瑚,那些眉目传情的鱼。还有,那些深藏在贝壳里烁闪的珍珠,那些地平线以下无需空气的生命。
曾经,我走过那座天界。
曾经,你奢侈那份逍遥。
今世,我怀抱耐心,在这碧水沙岸,等待——驼红褪尽,梦濡千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