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

历经了一次恋爱的洗礼
你看看
我变化多大
不伤心了
心死了
不再相信缠绵的歌词

回忆的时候
才知道你如此无耻
埋葬了我的真爱
一觉醒来
半边脸
还是被泪水噙住了

我是不是
再染一头白发
诠释自己
还痛的伤口

我的心冷了
请那只路过的鸟儿把我的躯壳衔去
挂在朝阳的枝头
暖一暖

  1. W先生,终于得见了。呵呵,早几天有人说,耳朵里先生不少,原来确实有的。Z先生不喝酒,色不色也是人家讲才好。您说有点色,那大约就是有点色的。虽然没明白您为什么这么说。昨天下午,南京风雨大作,雷电击坏了Z先生家的路由,所以一夜不能上网来看看。回复得迟了,请见

  2. 我爸他们学校以前有个孟加拉的过来学习,结果回去就搞政变……事儿完了之后,孟加拉发电报过来谴责,说你们怎么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