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西安好冷

异乡,
只身难暖冷床。

夜半起来,
找不到可以取暖的东西,
哪怕是一段回忆,
或者一句甜言。

爱,
更多的时候,
是一种痛苦。
道不出,
痛只在心里麻木,

道出来了,
整个世界都会痛。

为什么,
来了这么一场雪,
掩盖了整个肮脏的冬季,
只留下,
童年的土堆?

此时,
好想喝酒,
醉倒在温柔的梦乡;
好想星火,
燃烧着爱的激情。

在键盘上,
用我冰冷的手指,
敲打成诗的字句。
像冰棍般僵硬的字,
读它的时候,
请你要用开水
温一温。

这首诗,
太冷了。
我不想再写,
就让它到此,
算了。

并不是,
所有的东西,
都要有一个,
好的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