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的女人

(一)

夜晚来临的时候,

她小心的 虚掩着门——

然后走入卧室,

望着灯光

望着灯光里的时钟,

时钟里镜子的碎片

一切寂静——

虚掩着门

被一只夜行的猫敲响,

推开 她从睡梦中惊醒,

慌乱中

她再次打开灯

灯光下,

漆黑的玻璃窗户,

是一块

漆黑的的幕布,

没有故事上演

夜的冷风

在推开的门缝里灌了进来

一切依旧

 

(二

她对着清晨清晰的阳光,

在清晰的镜框里,

打探着自己的身体,

却不敢抚摸。

虚构的脸庞,

多么光洁——

她想起过去的每个时刻,

一支支

玫瑰插满了她的窗台和角落的垃圾袋。

她的丈夫更象个仆人,

那一刻

冬天里的火炉燃烧正旺。

然后,

他们约定在虚构的欢愉里,

拿着兴奋剂注入

自己的肉体里。

啊,

多么痛快——

真正寒冷的季节

往往不是冬天,

而是春天过后。

花瓣凋落的时节,

那时阳光很毒,

大地破裂——

一切静悄悄地进行,

无声无息

多么可怕呵,

一支红杏悄然入墙来

 

(三

又到了黄昏,

金色的阳光

把远处的树林照得一片潮红

忙碌的人们

在马路上吆喝着晚风

她站在窗前,

象一只无家可归的小鸟,

故事结局多么像一根

缝补旧衣服的针线,

穿过她眼角的泪水。

而她的丈夫

在那个早晨

离开她的肉体,

离开她的视线

离开这个埋葬她的墓穴的时候,

说出永别——

她木呆的脸庞

竟然还挤出一丝苦瓜般的笑容。

挥手,

啊,

保重——

啊,

夜,

黑色的夜

当善良者向卑鄙者强作笑颜。

这也许是最恶毒的诅咒,

诅咒一切,

包括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