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你

我等候你

望着户外的黑幕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

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枯死

──你在哪里?

我等你

等得我心里生痛

我等你火焰似的笑

等你灵活的腰身

你眼角边淡淡的喜悦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孤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

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

我迫切的盼望你的来临

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昙花

总开在时间的顶尖上

你为什么不来

忍心的

你明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

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

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

死犯似的交付给妒与愁苦

生的羞惭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

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风息了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

运命驱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你的心田

 

为了你

为了你

我什么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理性亦如此说

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维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

能博得的

至多是她的一滴不相信的泪

她的一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