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启

愛人生以有情兮,隱自然而無泠①。每神交以長遠兮,維貌合而惟妙。

徒高樓而生歎兮,羨梁祝之蝶影。俟②鶴發複遺憾兮,悔青春之未行。

慕范蠡③成雙對兮,避苟垢棄功名④。念天地本情緣兮,從自然而心傾。

慨司馬之堅定兮,攜文君琴瑟鳴⑤。哀英傑之呂布兮,為貂禪而喪命。

諒凡塵戀人生兮,追至誠鴛鴦情。逾俗世而祈望兮,伴古箏以憧憬。

嗟也乎!為情兮,決鬥拼命矣,英雄難過紅顏眸;為情兮,月黑見短矣,

癡情難抵情人媚;為情兮,看破凡塵矣,帝王拋卻九五尊⑥;為情兮,

乞兒風發⑦矣,直把心媛⑧感涕零。多少懵懂,為情斃命兮;多少執拗⑨,

為情冷清兮。冬月天地寒,三伏⑩燒心情;草長綠清明⑾,高天秋月清⑿。

關關雎鳩⒀,頡頏交頸⒁;相偕白發,同歸齊行。笑看人間愛情,誰比雙飛翼鳥。

人間自有真情在,何懼風流無捷徑?揚丹心一片皆赤誠,報牛郎織女亦來敬。

默不語,簾隙墜。流潦處,銷魂地。算娑婆縱好,到此拋擲。 窮終生之至情,

極天老之難泠。昨日香濃蜂蝶繞,今朝去後還相憶? 料惟有奏梁祝之雅聲,

吟劉焦⒂之戀情。縱一葦⒃之所去,往瑤池⒄之飛行!

注:

泠(líng):同“零”,凋零。

俟(sì)鶴發複遺憾:俟:等待。鶴發:白發。複:拾回、複原。

范蠡(lí)成雙對:為了實施滅吳戰略,“美人計”,范蠡親自跋山涉水,終於在苧蘿山浣紗河訪到德才貌兼備的巾幗奇女——西施,並與她的情意。

避苟垢棄功名:史學家司馬遷稱:“范蠡三遷皆有榮名。”;史書中有語概括其平生:“與時逐而不責於人”;世人譽之:“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慨司馬之堅定兮,攜文君琴瑟鳴: 司馬相如早巳聽說卓王孫有—位才貌雙全的女兒,他趁一次作客卓家的機會,借琴表達自己對卓文君的愛慕之情,一曲《鳳求凰》使得在簾後傾聽的卓文君怦然心動,並且在與司馬相如會面之後一見傾心,雙雙約定私奔。《西京雜記》載,相如將聘茂陵人之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後世常將卓文君事用為典故。在這本人鬥膽,《白頭吟》也許是訛傳,應是“無名氏”寫的,但不可否認文君是個敢愛敢狠的女子。還有“數字詩”屬於散曲,應是元代文人之筆。

九五尊:九五:指帝位。舊指帝王的尊位。出處《易·乾》:“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乞兒風發:風:通‘瘋’。乞丐都會為情發瘋,摘自《武狀元蘇乞兒》。

媛:才女

執拗(zhí niù):堅持己見,固執任性。這裏指‘脾氣執拗’摘自:人言安石奸邪,則毀之太過;但不曉事, 又執拗耳。——《續資治通鑒·宋神宗熙寧二年》

三伏:一年中最炎熱的時候。夏至後第三個庚日起為初伏,十天;然後是中伏,十天或二十天;再後是末伏,十天。

⑾清明:中國的二十四節氣之一,在4月4、5或6日。

秋月清:農曆八月十五日中秋節。具說中秋的月亮是一年當中最圓的一天。

關關雎鳩:摘自《詩經·國風·周南》《關雎》。

頡頏交頸:頡頏:鳥上下飛。摘自司馬相如《琴歌》之一:“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載《警世通言》。

劉焦:劉蘭芝與焦仲卿。摘自《孔雀東南飛(並序)》的故事人物。

一葦:指為小船的代稱。摘自《詩·衛風·河廣》:“誰謂河廣,一葦杭之。”

瑤池:宮苑中的池;這裏指是美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