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儿落带得胜令

雁儿落带得胜令
自嘲

曾为酒多放狂,
今对花全无状。
好梦层层撕,
醒后般般尝,
真是个不搔不痒的癞头疮,
怪不得我这傻模傻样的混世障。
自今后谋一个无情郎,
做我的活典藏。
甚荒唐,
冷落了尘地里霜,
独思量,
摸就是圆看就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