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面对一个已背叛的结果

人伤过
似乎更加清醒
接受不堪只是默认耻辱的懦弱

树叶背叛了树枝
以大地为它的归宿
树枝只能接受重新生长的嫩芽

眷恋只是回忆的方式
回忆却是痛苦的根源
我无法去接受一份背叛过后的悔悟
那只是一种令人惆怅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