伫船头观大海

今晚
我伫立船头静静地想你
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想知道你是否也想我
风凛冽我日渐消瘦的身躯
凝视着偶尔闪有磷光的大海
想知道你入梦乡时
能否闪过我远方的身影
是否看到我在梦的路上等你

我不知道静静的想一个人
能否真切的感受到
如果你今晚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是我在远方静静的想你
很想在清甜的空气里寻找你的气息
让漆黑的夜传达我的心声

我伫立船头静静地想你
大海很同情我
此时
他在愤怒地控诉你对我的不公
使劲地推敲着寂寞的船
我不许他说你的一句不好
却触怒了他驿动不安的心灵
用巨大无比的手掌打得我晕头转向
但我一点都不怕
因为我心里只想的是你
想与你在淡淡的月光下携手相依
然后陪你慢慢的老去

  1. 我在气头上就会变成这样,有点失去理智。如果一个人天天用最下流的haunt侮辱你母亲,持续半年,你没有一点办法。之后由有人用@匿名恶意咒你死全家,然后天天在你前面晃。你能保持理智吗?你会和他对骂吗?

  2. T34是真正的二战传奇,非常适合大规模全面战争。有句话说的好,如果我是坦克兵我希望我开的是虎王,如果我是战场指挥官我希望我手下都是豹式,如果我是国家领导人,我希望装备T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