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闲度数十载,也正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春花秋月,物换星移,江涛拍岸,狂风拂身,我体验出这无奈世界的枝枝叶叶。古人谓一枝一叶总关情,于我这一介平民心有戚戚焉。喜观万事万物,爱品百样人生,静思江月夜空。观山则情满于山,看海则意溢于海,因而心随山转,情似水流,大起大落,激潮澎湃。
无形的情感之手掠过无数江山,拂过多少情长!偶与知己促膝长谈,便颇有临风长啸慨当以慷之气概,情感常常溢于言表,知我者谓我有情之人,有思想之人,血气方刚之人。间或于灯光下奋力为文,百感交集,不求绚烂文采,只凭一腔真情,把心中块垒吐出。

问英雄志,儿女情,孰个重,哪个长?凭谁言,人生路,虽苦短,须自强。 堂堂七尺男,仍零丁,无人赏;指苍天,孤歌起,烈酒芳。纵是有赤心在,扬眉气,行色当壮。赋诗慰寂寥,尽管风雨疾,程途再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