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品读李清照的词:点绛唇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沾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温柔的女人极像一朵花,在阳光下奔跑。开放的心事,怀春的心事,是一些本质的颜色,让我陶醉。爱情的翅膀听到了你将要飞翔的声音。一切少女都是春花。一切少女都是亮色。字字娇嗔。我渐浓的心事被无边的夜色淹没。
爱是一条河流。谁在歌唱?十八岁的羞涩,嫁给了词语。站在原地等你的,是什么?等老了历史。宋词里的句子,浸泡在你的纯粹的情绪当中。我的灯盏为你亮着。一个人凝望远方的视线。从我心里掠过。
那春情萌动的情愫,随意地开着自己芬芳的心事。时光在少女的开放中,让我得到一双翅膀,我能飞近你么?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爱情的花朵为你开着。你注入我心里的美丽,在思念浩淼的波光里,收获了什么?
你起伏的身体,燃烧了我的心。你在秋千上荡漾着谁的心?我的少女啊!生命如落叶;我的少女啊!青春如落叶。秋风吹凉了你美丽的容颜了么?露水渐渐浓成我的思念。那朵花为什么消瘦?是为你么?是为你的爱情么?在我喃喃的呓语之中,他的归期是不是要为你无限地等待?
青春的火焰,把他燃烧。我用什么漫步入你的内心?我用什么打开你的内心?我用什么凿开封建伦理的桎梏?我用什么剖开历史找到通向你的道路?一切都只是一种想象。那什么才是真实的呢?是爱么?我内心的情韵为你而弥漫。
露珠的梦里,是谁离你最近?谁比花朵更加多情?谁比春天更加消瘦?多么凄美的爱情,睡在历史的情怀里,在今夜,被我亲手点亮。那些斑斓的心事,难道只留给时光和历史去品尝?那些熄灭的思念,我能否可以再次将它点燃。
那些关于你的绚丽,我已经将它深藏于心。无语以对。那些流溢着孤独的思念,苍凉了谁的思念?透过词语能看见你的花朵悄然绽放的绚烂。孤独是永远的伤口。追随着你的身影,我拿什么把你溶化?
淡淡的忧伤,渴望你能晓得。那些露水凝成秋霜,所谓伊人,是否仍然在水一方?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你开放?滴滴清泪,清脆地滴痛我心。幽远的距离,有着什么样近距离的思念?无法为你开放。又无法把你遗忘。我拿什么面对你?
为你添香的人去了哪里?为什么如此的伤心?经历。遗忘。承受。怀旧。哪个词语适合来描给你此时的感受?在你心里醒来的到底是什么?是谁在你心尖带来莫名的心动?我独自黯然消魂。你如荷一样萌动我的心事,我的孤独,我的思念。心在哪里。爱在哪里。诗就在哪里!醒来,深入你心的人,适合你初恋的位置。吟唱的嘴唇,在这样用情的歌唱中,是什么先失去?是谁先老了?爱情,一个很瘦的词语,拉着你的心去向远方。时间的守望在我心里。春天渐渐远去。你苦苦伤春有什么用?
从一朵花中我触摸到了你少女的脸庞,美丽的脸庞。那比桃花更加灿烂的是什么?失色的容颜是时光的果实。我思念春天的心情,为什么那么迫切?是不是春天有他的身影?是不是春天有他的爱情?
花朵开了就必定会凋谢。这是逃脱不了的宿命。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凋落。那些内心的伤春、惜春的情怀,难道只为季节?不,不,那是为他,那是为你自己。青春已逝。年代易老。我拿什么都无法挽留你的美丽,你终会淡去少女的颜色。
无路可逃。注定被你掠获。你的脸有花朵的味道,月光的味道。孤独是一种气质。把幸福,命运和美丽一起交给我吧!我的内心是多么的着急。
当你看见我来时,是不是心生温暖?我是不是已经搅乱你少女的心事?我有没有占有你少女的羞涩?我有没有占有你少女的羞涩?我是不是你的爱情?我是不是你的幸福?我是不是你的思念?你的惊喜,你的羞涩,你的萌动,你的等待,你的渴望是为我吗?那些在你脸上斑斓的笑容,是不是为我?我是你羞涩的心事么?谁是让你“和羞走”的人?你的回首,是不是为我?你少女的情怀,是不是要我明白你的心动?
少女是一本书。我是否要用自己的深情才能翻开?我该如何才能让你思念?那个写诗的人,是否能从你女性的火焰中取出和你有关的东西?这种独白,是否能溶化你的羞涩?你哪少女的情怀,在我的内心荡起了涟漪。我又怎么能拒绝你的美丽?我又怎么能拒绝你的羞涩?我又怎么能不为你心动?
是的,我无法拒绝你。你在我的心里绽放。岁月流失,那些时光把我们的青春都带走了。但留下这些诗句仍然美丽,光芒四射。你还在我的心里歌唱,你仍然在我的心里荡漾着你少女的轻愁。你的秋千,在露水之下点亮了一盏怎样的灯盏?
你点缀了我的青春。那些意愿是否已经成真了呢?那些思念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完美的结果?结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模糊而清晰的词语。骊山语芸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能怨什么呢?又有什么好怨的呢?
少女的羞涩很美。你很美。粒粒晶莹的文字也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