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蔷薇花开时

夜静如斯,死静,无声的沉寂,没有生命地延续着时间的空洞,寂寞一直蔓延。天幕漆黑如铁块,锋利宛若刀刃,催人不寒而怵。

——-题记

zheng-shi-qiang-hua-kai-shi

一直想象一朵蔷薇花的亮度,能够照耀曾经多少岁月;一直想象一滴水的汪洋,能够沉浮多少等待的重量。习惯于你的谴责,习惯于你所希望我能够达成的可能。你是知道的,我是偏执的孩子,我不懂得理性的思维,我只习惯跟随自己的喜恶而行走,我习惯以自己单纯的眼睛观望瞬息万变的世界。或许我不懂得如何分辨对错之间的尺度,或许我不懂得如何表达藏在内心深处忧郁的情感,所以很多时候我不懂如何自持,所以我不懂得处理某些暧昧的关系,所以我不懂得许下向你坚强的盟誓。但请相信:我无意逾越你的视线之外,我无法促使自己离你而去。如果我脱离了你规定的准则,如果我错误地对着陌生人微笑,如果我怀疑地惶惑于爱恋的真实,请你原谅我天真的疏忽,请你原谅我澄澈的感情,请你体谅我无关轻重的放任。在我心里,你是我的惟一。除了你,没有谁能让我这样莫名其妙地失眠以至日夜颠倒,没有谁能够让我的心情时起时落以至无法定位。

是不是有一些伤害是永远也无法痊愈的?是不是有一些过错永远也无法原谅?我承认自己曾一度的放任自己,但抑或这只是你的想要离开的一种托词?

不要问我爱你的由来,很多时候,缘分不是由我们所选择的。我想:就算上天不让我们继续在未来的日子相爱下去,在以后已然陌生的夜里让彼此对着一片熟悉的长风缅怀,缅怀那遥远得近乎陈迹的秋天。其实秋天并不神秘,关键的是我们在经过的过程里有没有用心去聆听过它的心。

或许,这次的分手只是你想为离开找的一个借口,一个合适得不能再合适的理由,那么,由它去吧!如果爱是为了伤害两个人,还不如让我独自来承受。道别吧,于你,就像忘了梦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一样轻易,于我,却是要忘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幸福一样艰难!

我不愿做秋日里无奈的湖水,只能望着你轻盈的身影从我眼前掠过;我不愿做沉默的石头,千万年间等待你偶然的察觉我已在佛前跪拜千年万年。我宁愿为你完全改变,我坚韧的轮廓会为你流淌千斤的沉重,让你疲惫的身体能在我温暖的臂弯里甜蜜地安睡,我不羁的个性会为你驯服如乖巧的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