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萧:妆台秋思……

听着萧“妆台秋思”,就想到一个感人的老妻少夫的悲剧故事:古时有一户人家,年半得一子,甚是欣喜。不日听人说其小儿恐有患难,让为小儿找个“大妻“以避灾祸。这家人听后,为了好带养,在儿子六岁时就给他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年方二八的少女为妻。并让“妻子”照顾小“丈夫”的食与寝。“妻子”不辞辛劳地带着小“丈夫”尽心地照料着他一切,不久后,”丈夫“的父母相继去世了,生活重担和抚养丈夫的责任全部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她既要当“妻”,同时又扮演着父亲与母亲的角色。

在其间她与“夫姐”弟相称,她不仅在生活上照顾“夫”,还扶持与教导“夫”“苦读十年”。 “夫”在她含辛茹苦与精心培育下长大了,此时,为了光耀门第,她又送“夫”去科举。

“夫”走后,为“妻”的她,每日依桅远眺,屈指数日,翘首顾盼,盼着她的“夫君”能金榜题名,早日归乡,与她完成“夫妻之命。

消息传来:“夫”不负所望,及第了头名:金科状元。“妻”喜极,为了迎接即将归来的状元郞,好与之合璧,每日在妆台前钗头珠凤,粉墨黛眉,绫罗织锦的装扮着,夜夜思着“夫君”归巢。

“夫君”终于返回,“妻”高兴得起身奔向门口,准备迎“夫”进门,见“夫君”红袍在身,衣锦生辉;春光满面,步履轻风,进得门来。“妻”正要行礼,此时“夫君”身后落一花轿,从里面下来一位娇娘,只见她面若桃花,眸含秋水,柳体絮履,款款而前,“妻”正将问:谁家女子如此貌美?只听得“夫君”说:姐姐有礼了,然后就把那女子牵上前来,对“妻”说,姐姐:这是弟弟的未婚妻,因父母早逝,全凭姐姐把弟弟带大,将弟弟培养,姐亲如父母,姐恩重如山,所以带了新娘回来拜见姐姐,请姐作主,为弟完婚。

“妻”听完,惊异,不知所云。悄然转身,进到里屋,坐到妆台前,泪落悄然,早已没了神态。时至半刻,抬头看着镜里那面容,苍白如纸,唇颤无色。脸朝镜前,看着自己眼角与额头的细纹,有谁知那纹里布满了多少沧桑多少愁?长叹:是啊,年华已逝,怎能与少年得志、青春茂华的“夫君”鸾配,即或又怎把实情诉说啊!想到此,“妻”咽泪装欢,叫来“弟妹”, 对他二人说,好好歇着,明日姐为你们完婚吧。

次日“姐”为“弟”二人举行了婚礼,随后留下一纸遗书,在自己的闺房悬梁了。

这是一个让人悲泣的故事,此女子在他的“丈夫”去科举时,在妆台前坐了多少个日日夜夜,饱含了多少相思之苦,但苦苦等来的却是别人的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