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石斛兰 寄语我父亲

明天就是您的节日,此刻,我看到您在云朵上微笑,用最最慈祥的目光轻抚着我无尽的思念。
一声叮嘱从峡谷深层里传出,一抹霞蔚在巅峰之上灿烂。
我的泪,坠落在山凹里。
我在峡谷这边看您,看您的隔世与遥远,告慰您的不忍与眷顾,抚摩您的山脊与丘陵。
看见您的笑容,在圣山后面漾起。
那方幽天,是否已平缓您的呼吸?那片白云是否已承载您的魂灵,让您安息?那横沙的粗砺,覆盖了您的明净,让千年的荒漠更加缄默无语。
我把颤栗,系在云的尾端,荡遍整个旷野,荡遍山脉的宁静。 然后埋藏语言,埋藏追忆,然后入定。
沉默是您唯一的选择么?
我在无语中凝咽,在怀念中泪涟。
您冷峻成壑,肃寂成丘。您曾饱含着不舍与留念,对我说不想离去。可是——您却让阳光从怀中褪去,让温暖从手中散落。
您把生命奉献给了太虚,把厚重奉献给了土地。留下半生遗憾,一支瘦笔,让我怎为您书写,为您画景?
我看到您模糊的身影,却听不到您温厚的声音。
您隐语慈尊,笑坐云端。
于是,我把痛苦抚平,把泪水拭干。寄一束石斛兰,传递去我的思念,我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