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阳光,恒久恒远

四月已离去。
仿佛伫立在旷野,听着风声,细数万年的星月。明净的心,渐渐舒放出朵蕾,绽放出炽烈的热情和眩目的妖娆。
四月的阳光,昨日的虹彩,如水,在蓝天下粼闪。河畔的柳,轻漪荡漾,拂扬垂袖,笑逐春风。
四月的雨水,深情地渗透,每一片土地,每一寸肌肤,丰润了草木的肢体根节、丰盈了花蕊的倩影芳魂,迎来五月的阳光,直到久远。
久远的阳光,久远地普照大地。普照万物的衰荣,普照生命的哀乐,还有潮湿的屋脊。
远山传来悠悠的风笛,一位手执玉箫的女子,踏着温暖的阳光,韵逸而至——
她的眼眸,深蕴着五月斑斓的色彩。蓊郁的世界,因此更加绚丽多姿。那栖息于山巅的浮云,在霞蔚中熠熠生辉。
恒久恒远。

  1. 呵呵,接触耳朵具体有多久不太清楚了反正那时候做了标记的一篇文字,现在都没有了(我就是把那篇文字当成耳朵的网站进的···)人越来越多,好事但自己有点守旧吧 怀念以前那种说不出的氛围 更怀念那种一个人悄悄听歌静静读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