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

今晚回家,虽然才农历十二,但月已很圆了,且有一圈淡淡的晕,很美!抬头看着,不忍离去。
不经意间,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来到眼前,正是:“雪消门外千山绿,花发江边二月晴 ”因为受北方冷空气的影响,绵雨夹雪持续了好些日子,今天终于春风暖融,天见晴朗。
走到池塘边,池水碧绿,虽风拂面颊不觉寒,但心中却多了几许淡忧,几许浅愁。记得,曾在那春光明媚的季节里,常常留连于月下,漫步于柳岸。常在窗前栏杆下,花丛台阶边,或对月举杯,听莺啼虫唱;或音容柔婉,歌喉清脆;或在舞姿婀娜的绿叶红裙中,陶冶心情。
今晚,月依旧圆润明皓,风依旧清新怡人,可是,心里却凭端多了几分惆怅,几丝凄凉。好些时日没有提笔写东西了,今天因触景生情而引发出内心一份轻愁。
我知道,自己无法放下一些事,更无法放下让我刻骨铭心的那份情。每当想起,心里就会有被什么掏空的感觉,一种楚涩在扩散,在漫延。
最近检查出患有肾结石,因石头较大所以不能服药排石,又因疼痛的时间长而身体较弱而暂且不能手术,所以心情一直低落。在家休息好些天了,什么都不想做,唯能做的就是关了手机,不接电话,不看信息,昏睡,发呆,听音乐,近乎于麻木状态。
不是我不够坚强,不是我不够勇敢,这两年因病痛频繁,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总是肯不让人消停。一贯喜欢散步、观赏夜景的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仿佛与世隔绝,闲暇之时常与朋友们相约酒在吧与咖啡吧品茗闲谈,此时也拒绝朋友们邀请,因为了无心趣。
或许终有一天停了博,寻一清静之处,让自己彻底休整。曾想过好几次,可就是下不了决心。因为不舍经营了两年的草窝,同时也不舍博友们,所以,总是迟迟不决。
一个人,戴上耳麦,仿佛身边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凄惶吗?哀婉吗?不尽然,心里淡淡的感觉,已无谓于得失,无畏于生死。曾想:如果有人告诉我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想我会去狂欢,直到那一刻的到来。
这亦疯亦狂的心境让我这样一个宁静的人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不止一次询问自己:是我变了还是事态变了?总之,一切变得让人不解和彷徨。
有许多的心事,却无处可说。不是朋友们不可信、不可说,而是我不知道怎样开口。这两天拼命地整理自己的QQ空间,已很长时间没有打理,都长草了。虽然锄去了QQ空间里丛生的杂草,却无法根锄自己内心深处的草囊。
不是诉苦,而是把心拿出来的晒晒,不想再让自己的心潮湿得滴水。我相信,阴霾总会过去,总有拨开乌云见晴天的时候,所以,决不轻言放弃什么。
在此谢谢各位博友一直以来对竹语的支持与关怀!并问候博友们,向博友们致以最真诚的祝福:祝福大家幸福安康,快乐永驻!
写于二零零九三月八日 农历二月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