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眠,憔悴了红颜

夜无眠,憔悴了红颜——箫声竹语 《写于2008 08月生病时》
傍晚时分,狂风四起,黑压压的云层当头盖,大雨入注地倾覆着整个城市,地上溅起的朵朵水花,瞬间成为湍流。世界变得迷离、混沌,白天的灿烂阳光、车水马龙、熙攘喧嚣,在骤然的雷雨中被淹没。
夜静更深,万籁俱寂时,雨还在淅沥不停地下着,把前几日的炎热和干燥荡洗无存。躺在床上,听着雨声,微弱的灯光照着苍白的脸,微闭着双眸,气息是那样的微弱。
因为病痛,一直在家里养息,不愿与亲朋太多的接触,只想独处一隅,平静而淡然地面对生命的荆轲。
此刻,这在微寒的深夜倍受阵痛的煎熬,不想惊动家人,默默地打开电脑,敲打键盘,把痛苦用文字去释放。
雨宛如从眼眶里盈出的泪水,尽情地流淌出不能言说的酸楚与苦涩。房间里只有孤独与寂寞,在被疼痛折腾得筋疲力尽以致迷糊的视线中,一个淡漠了的身影恍若近在眼前,一种熟悉的气息和温柔仿佛又回到了身边。
那是他吗?从何处撑伞而来?在这个烟雨迷蒙的夜晚,是我因疼痛发出的轻吟声惊醒了那沉睡的魂灵么?还是他不忍看曾最挚爱的人在这世间独自承受着病苦的折磨?
朦胧中,是什么声音如此轻柔?温润我凄然的心。是谁在我身边翻动书篇,为我挑灯夜读?温软的诵读声,让我感到宁静和温馨。心,轻灵灵的,宛若走入了另一个空间,疼痛渐渐舒缓……
这是虚幻么?难到真的只有在黑夜的寂静里才能感受到那份早已远去的温存?
冥冥中,斜撑起柔弱的身体,熄灭床前的灯光,解除灵魂的束缚,顿觉身轻似燕,飘渺如烟,随着那温柔的声音飘进黑夜神秘的怀抱,投进空灵中,自由呼吸,抛却了痛苦,远离了烦扰。
把旷野缩为一粟,把斗室扩大到无垠。
那清晰的身影在梦中重叠,灰色的天空飞飞扬扬的飘散着落叶,世界黑白分明,景致交错。路的尽头总有一双眼睛在平静的注视着我,从那深邃的眼中我看到了一份至切的关爱。我知道,那是一种默默地关怀与护佑。
思维走进迷蒙,在黑暗中探寻着一线光亮,当确认一切都不是虚幻是真实就想把它紧紧握住。闭目屏息,静静地沉浸在那似幻似真的梦境里……
魂灵仿若奔向雨中,任雨水洗涤、淋漓成透明,尔后,平静而淡泊地回归生命,真实地面对人生的苦与痛、悲与欢、离与合。
暗夜里,拉开窗帘,玻璃窗上全是水珠,雨蓬不停地滴着水滴,雨还在倾斜地下着。屋子里一片寂静,这份静籁与外面的“喧哗”形成对比,可我却无心去感受什么。雨,一阵小一阵大;疼,轻一时重一时,风,在呼呼地摇动着窗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