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香满怀,欲语还休……

凝香满怀,欲语还休…… ( 炎炎夏日,火红炽烈,宛如燃烧的火焰,灼热逼人。绿裙重叠、荷颜俏丽,宛如柔媚嫣然的女子,姿容醉人。
荷,在白净如洗,纤尘不染的月色下,如一群浣洗不归的仙女,玉颜粉黛,撩水嘻戏,荡起一池欢声笑语……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夏令时节,荷,一日三美,色形姿韵各有不同。晨晖朦胧:绿似青衫,叶儿托着露珠,晶莹剔透;曦阳初透:花朵悄然而出,亭亭玉立,娇羞万分;盛阳似火:芙蓉脸向两边开,羞怯换得脸朝阳,那如天使般的笑颜,惹得田田荷叶,也为她们蔽荫遮阳。
一塘碧绿,一池恬歌。
蜻蜓点水,在绿裙间轻灵地飞着。荷与叶的倾心交谈,漾起了一塘皱波;荷泽中“呱呱”的蛙鸣声,惊碎了一塘痴梦。
独自开花、结莲长藕,孕育丰硕。
柳堤池畔,荷俏叶绿,风骨冰清。
池中有荷,池便有了生命。
亭亭青荷、铮铮傲骨,在岁月的长河,历经千百万代的峥嵘,即是一道亮丽风景,更是一曲生命阙歌。
何须月下听箫,何须风中闻竹,静看一池群芳,独享宁谧幽香。
告别世间儿女情,它朝化作池中莲,竟自开放不争艳,香骨一缕傲红尘。
微风拂过,凝香满怀,欲语还休……
《写于去年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