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品读李清照的词:忆王孙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菽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秋风无痕,却吹凉了一身的沧桑。无法阻挡的失去,在四季中轮回。若近若离徒增了更多的秋感。
我一直喜欢这样的诗词。这样缓缓抒情的诗词,能溶化内心的感动。我们不必遵循什么理论,我们应该在那些失落的情感中找到词语的源头。
湖上的风吹过了辽阔的水面。湖上的风什么时候能吹入你的内心?那些在我心里产生的涟漪和波光,早已堆满情感的词语上,让你比任何的美,更能打动人心。你的魅力就是词语的魅力。你的魅力就是宋词的魅力。你的魅力就是抒情的魅力。你的魅力就是诗意的魅力。你让我怎么拒绝?你让我拿什么抵抗?
这是一种方向。这是一条通向内心的道路。情感在我们心里流动,抵达词语。在我的视野里,秋天的羽毛渐渐脱落。秋天已经到了尽头。这是一种距离。这是一种如水的距离。如果我在落叶上走向你,如果我在霜花上走向你,会不会顺利抵达你?你的终点在哪里?
红稀香少。这是一种落寞的悲痛。这是一种暗淡的伤感。我怎么能走入你的秋天?想留下自己的名字?季节的秩序有着一种宿命。在落花流水的时刻,我们应该用什么脱颖而出?我一直站在词语中倾听那些花朵落下枝头的声音。我一直在倾听那在落花声音里走向你的是什么?那为你在落花上拾捡情感的人是谁?那为你在落花了歌唱的人又是谁呢?
落叶或者落花,不过是大自然的一种表相。它们却深隐着我们需要的某种温暖。你用自己的词语将我唤醒。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内心泛滥的怀想疯狂地涌动。有一种预感,让人不安。
一如昨夜,无关病酒。你以柔软如水的手指去抹开一个人的内心。那天上的星星,是谁粒粒纯净而执着的相思?是谁渐渐凝结的思念?我多想轻轻地捧出自己心中的蔷薇,为你放香。花朵并不是我们可靠的停留。
那个湖边写词的人,那个湖边歌唱的人,心里在思念什么?是思念那没有归期的人么?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易至哉?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这是诗经里的句子,它曾经打动过我。今天我把它再次写出来,能打动你么?
把自己的内心捧出来,在秋风里和你同唱: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蘋花汀草。是谁独自萧瑟?在这种凄婉的歌声中间,你苦苦追寻的是什么?你苦苦追问的是什么?经过时光的冲洗,那充满了感动的心灵,每次都能叫出你的名字。那些内心的执着的追问已经得到答案。那些凄迷的泪眼在秋风中独自惆怅。
那些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心灵,已经为你捧出了灿烂。你是花朵?你能带着我找到生命的意义吗?内心的温暖么?那些在内心渐渐枯竭的是什么呢?你的明媚,你的抒情,你的美丽,它们都是一种记录。
莲子已成荷叶老。是啊,这是生命最为真实的过程。也是生命最为完美的结果。你为谁成熟?为又为谁盛开?你为谁缤纷你的心事?你又为谁凋零?今生无悔。无悔今生。那一份似也恨,人归早的心情,有谁能够读懂?
秋天因你已经沉醉。那些从你脸庞上消下的珠泪,独自哭诉些什么?那些词语在历史当中还能找到你么?历史沉重。你的愁绪盈溢着一泓幽深的湖水。芬芳的湖水。
你曾千百次撑起你的心舟,去找寻什么?我将无数的词语织成细密的网,想从你的眼里捞出那些情感的星辰。我一次又一次网住那些湿淋淋的情绪。内心惆怅,惘然。我等秋天过去。我等眠沙鸥鹭不回头的诗句,在我心里溅出晶莹的诗意,在我心里找到它可以停留的居所。
美人如花隔云端。是不是要我带泪去看?是不是只能带泪看?如果没有男性的爱慕和深情的目光,少女再美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内心没有温暖,秋天的悲凉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如果内心没有爱情,这漫长的孤独的一生,要怎么才能度过?
灵魂的抽痛,是秋天的行走所留下的痕迹。用什么卸去思念的绵绝?用什么卸去相思的侵袭?你扰乱了谁的心扉?引我到你的灯下,陪你坐坐吧。我们一起坐看风声水起。我们一起坐看缘聚缘散。我们一起坐看年华空老,白雪绣满了头发。我们一起坐看飞蛾扑火。
静静地坐着。悠长的回音。残存的温暖,依然年青。虔诚的付出,滋长了思念。缀满情感的诗行,闪烁了谁透明的泪水?谁的双眼潮湿?隐隐的忧伤中,有淡淡的温情。
让你牵挂的人是我吗?让你孤独的是我吗?让你渴望的是我吗?我是不是你前世失落的梦?我是不是你最真的守望?我是不是你今生该等的人?我是不是你今生最爱的人?
夜雨敲灯。十年一梦。梦中可以见到你么?所有的追寻,都在等你安慰。赤脚的思念,无法理解我的痴,为你的痴狂。一生短暂的行程,前往了我们共有的地方。
酒杯空倾。酒杯中有你。酒水中有你的抚摸。酒水中有你的气息。酒水中有你的泪水。酒水中有我的泪水。给我添置伤痛的人,给我你的体温吧!让我在你的体温里沉沦。
把你的歌唱起来吧!把你刻入我的心里。让我慢慢地爱着你。

我是这样品读李清照的词:点绛唇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沾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温柔的女人极像一朵花,在阳光下奔跑。开放的心事,怀春的心事,是一些本质的颜色,让我陶醉。爱情的翅膀听到了你将要飞翔的声音。一切少女都是春花。一切少女都是亮色。字字娇嗔。我渐浓的心事被无边的夜色淹没。
爱是一条河流。谁在歌唱?十八岁的羞涩,嫁给了词语。站在原地等你的,是什么?等老了历史。宋词里的句子,浸泡在你的纯粹的情绪当中。我的灯盏为你亮着。一个人凝望远方的视线。从我心里掠过。
那春情萌动的情愫,随意地开着自己芬芳的心事。时光在少女的开放中,让我得到一双翅膀,我能飞近你么?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爱情的花朵为你开着。你注入我心里的美丽,在思念浩淼的波光里,收获了什么?
你起伏的身体,燃烧了我的心。你在秋千上荡漾着谁的心?我的少女啊!生命如落叶;我的少女啊!青春如落叶。秋风吹凉了你美丽的容颜了么?露水渐渐浓成我的思念。那朵花为什么消瘦?是为你么?是为你的爱情么?在我喃喃的呓语之中,他的归期是不是要为你无限地等待?
青春的火焰,把他燃烧。我用什么漫步入你的内心?我用什么打开你的内心?我用什么凿开封建伦理的桎梏?我用什么剖开历史找到通向你的道路?一切都只是一种想象。那什么才是真实的呢?是爱么?我内心的情韵为你而弥漫。
露珠的梦里,是谁离你最近?谁比花朵更加多情?谁比春天更加消瘦?多么凄美的爱情,睡在历史的情怀里,在今夜,被我亲手点亮。那些斑斓的心事,难道只留给时光和历史去品尝?那些熄灭的思念,我能否可以再次将它点燃。
那些关于你的绚丽,我已经将它深藏于心。无语以对。那些流溢着孤独的思念,苍凉了谁的思念?透过词语能看见你的花朵悄然绽放的绚烂。孤独是永远的伤口。追随着你的身影,我拿什么把你溶化?
淡淡的忧伤,渴望你能晓得。那些露水凝成秋霜,所谓伊人,是否仍然在水一方?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你开放?滴滴清泪,清脆地滴痛我心。幽远的距离,有着什么样近距离的思念?无法为你开放。又无法把你遗忘。我拿什么面对你?
为你添香的人去了哪里?为什么如此的伤心?经历。遗忘。承受。怀旧。哪个词语适合来描给你此时的感受?在你心里醒来的到底是什么?是谁在你心尖带来莫名的心动?我独自黯然消魂。你如荷一样萌动我的心事,我的孤独,我的思念。心在哪里。爱在哪里。诗就在哪里!醒来,深入你心的人,适合你初恋的位置。吟唱的嘴唇,在这样用情的歌唱中,是什么先失去?是谁先老了?爱情,一个很瘦的词语,拉着你的心去向远方。时间的守望在我心里。春天渐渐远去。你苦苦伤春有什么用?
从一朵花中我触摸到了你少女的脸庞,美丽的脸庞。那比桃花更加灿烂的是什么?失色的容颜是时光的果实。我思念春天的心情,为什么那么迫切?是不是春天有他的身影?是不是春天有他的爱情?
花朵开了就必定会凋谢。这是逃脱不了的宿命。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凋落。那些内心的伤春、惜春的情怀,难道只为季节?不,不,那是为他,那是为你自己。青春已逝。年代易老。我拿什么都无法挽留你的美丽,你终会淡去少女的颜色。
无路可逃。注定被你掠获。你的脸有花朵的味道,月光的味道。孤独是一种气质。把幸福,命运和美丽一起交给我吧!我的内心是多么的着急。
当你看见我来时,是不是心生温暖?我是不是已经搅乱你少女的心事?我有没有占有你少女的羞涩?我有没有占有你少女的羞涩?我是不是你的爱情?我是不是你的幸福?我是不是你的思念?你的惊喜,你的羞涩,你的萌动,你的等待,你的渴望是为我吗?那些在你脸上斑斓的笑容,是不是为我?我是你羞涩的心事么?谁是让你“和羞走”的人?你的回首,是不是为我?你少女的情怀,是不是要我明白你的心动?
少女是一本书。我是否要用自己的深情才能翻开?我该如何才能让你思念?那个写诗的人,是否能从你女性的火焰中取出和你有关的东西?这种独白,是否能溶化你的羞涩?你哪少女的情怀,在我的内心荡起了涟漪。我又怎么能拒绝你的美丽?我又怎么能拒绝你的羞涩?我又怎么能不为你心动?
是的,我无法拒绝你。你在我的心里绽放。岁月流失,那些时光把我们的青春都带走了。但留下这些诗句仍然美丽,光芒四射。你还在我的心里歌唱,你仍然在我的心里荡漾着你少女的轻愁。你的秋千,在露水之下点亮了一盏怎样的灯盏?
你点缀了我的青春。那些意愿是否已经成真了呢?那些思念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完美的结果?结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模糊而清晰的词语。骊山语芸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能怨什么呢?又有什么好怨的呢?
少女的羞涩很美。你很美。粒粒晶莹的文字也很美。

我是这样品读李清照的词:鹧鸪天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

那些盛开的花朵,面庞带泪的桂花,给我带来了怎样的心情?天涯能共此时么?相对无言。那被你打开的心,交织着诗意的轻柔,波动了我心。你脸上的羞涩,怀想着谁的爱情?
候鸟披着霜衣而来。候鸟衔着冷意落在我的心里。那些内心的恋歌,情疏迹远只香留。生动而凄艳的花朵,开疼了谁的心灵?寂寞带着什么向你而去?用什么才能焙干你潮湿的泪水,思念的泪水?
闲敲棋子,落花满地。这是一种怎样的孤独?这是一种怎样的等待?是什么在你的心里沉醉?是内心涌流的情感,能浸开尘封千年的同心结么?你是我内心拔不掉的方向。你是我柔情似水的光芒。
我内心一片惨淡。那双潮湿的眸子刺痛了谁的心灵?爱情只是一个神话。向内心扬起的风帆,能触到你的心灵么?能触到你的感动么?内心发芽的爱恋,在这样的秋天怎么存活?你的忧伤,是不是宿命的结果?
所有的花朵,都是春天灿烂的伤口。所有的花朵,都不及你的鲜艳,美丽,灿烂。那些似水的伤情,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安慰?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双飞当日愿。
窗锁不住的愁思,你的长发上落满了什么?落进多少寂寞的心灵?每一个让你悲痛的秋天,在落花丛中,你是一个为花而疼,为花惜怜的古典女子。你埋葬了什么?你又被什么埋葬?
秋天的尽处,你那浅碧轻红,灿烂了谁一生的情事?
那些泛黄的诗句,浮出了一个温情脉脉的容颜。那些泛黄的诗句,如今该往哪里寄存?该怎样寄存到你的内心里?
是谁为你缓缓地叙述?是谁在缓缓的叙述中,看见了你纯净高贵的心灵?是谁被时光暗暗带走?是谁的体内被尘土渐渐潜伏?是谁在秋风中还没有抓住幸福?那些如期降临的夜霜,衔着秋风,没入谁的悲痛?渐渐成熟的秋风吹入了谁的愁思?谁的心灵已落满风尘?
那些断断续续的明明灭灭的记忆,怎么去整理?秋风里,有没有通向你的道路?承载所有的情感,为你轻叹?你在弥流着什么呢?你的身影,是不是比这个秋天更加萧瑟,更加孤独?很多的情怀,是谁在解读你的内心?
你清纯的芬芳收割了我的情感。是什么让我充满了孤独?是什么让我变得恋恋不舍?是什么让我频频回首?那些朴素的幸福闪烁着寒冷的光芒,让我无法靠近。不息的诗意,朝向只为你打开的意境,深入。
通往内心的道路是如此孤寂。时光血腥的屠杀,能让你记住什么?那个在情感上跋涉的人,是多么敏感,多么孤独,多么艰难。唯有我们单薄的身影,在时光的风中暗自沉淀。
在道路上,是谁一闪而过?我该为你呈现什么?是诗,是疼,还是从你脸庞汹涌地流下来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