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疑虑久见心萦萦,愧疚渐沉总须见。

沸滚茗壶清朴厚,蹉跎岁月耐纷纭。

皮衰自隐鱼痕陋,事事总催情绪欣。

来风飞淀琼南水,胸襟尽揽尖峰云。

黑色毛衣

一件黑色毛衣
两个人的回忆
雨过之后更难忘记
忘记我还爱你
你不用在意
流泪也只想刚好合意
我早已经待在谷底
我知道不能再留住你
也知道不能没有孤寂
感激你让我拥有缺点的美丽
看着那白色的蜻蜓
在空中忘了前进
还能不能重新编织
脑海中起毛球的记忆
再说我爱你
可能雨也不会停
黑色毛衣
藏在那里
就让回忆永远停在那里

青鸟飞走了

老杜诗云:“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青鸟飞走了,再没有了歌唱。

青鸟飞走了
再没有了歌唱
贪婪的获得
欣快的装扮
在傻子面具下面昏迷的叫喊
野心的驱策
情欲的纠缠
在细雨中无望地呼喊
欲望的引诱
虚荣的蠢动
在清醒堕落中招徕绝望

青鸟飞走了
再没有了歌唱
魔鬼在四周荡漾
天使依稀飞翔
一部闹剧活着
有愚蠢的欢宴
有送葬的歌行
风,吹得异样
黑夜里斜视着

诱惑者的眼光……

夜雾

这样的天气,我还能想什么
这样的你,我还能期待什么
也许,这雨下着下着就停了
心也就晴了
我也该走了

这样的经过,我能埋怨什么
这样的结果,我能幻想什么
也许,你走着走着想起了
什么都找不到了

翻来覆去只为了一杯咖啡
湿湿冷冷关住了门
患得患失填补寂寞的灵魂
近视的双眼遭遇模糊的街灯
谁都不认识谁

翻来覆去这游戏的意味
湿湿冷冷堵住了嘴
患得患失苍白的眼神
近视的双眼遭遇模糊的街灯
谁都不认识谁
翻来覆去不太爱想谁
湿湿冷冷寂寞的喀哒声
活该是长短不一的平行线
平白无故的故事里的人
翻来覆去不太爱想谁
湿湿冷冷寂寞的喀哒声

雾越来越浓湿湿的脸
回头看不清楚
你已是河边的灯光
远远的朦胧

现在的我

历经了一次恋爱的洗礼
你看看
我变化多大
不伤心了
心死了
不再相信缠绵的歌词

回忆的时候
才知道你如此无耻
埋葬了我的真爱
一觉醒来
半边脸
还是被泪水噙住了

我是不是
再染一头白发
诠释自己
还痛的伤口

我的心冷了
请那只路过的鸟儿把我的躯壳衔去
挂在朝阳的枝头
暖一暖

记住恩赐的痛

不知名的他吹起你家的萧,
在炎热陌生的房间。
我把寂寞当成快乐,
在无人的时候轻声咏唱。
你忘记了对我的许诺,
我在深夜时看到早晨。
想起我在寂寞的时分,
你该会想起我。
我是庭院里落寂的那人,
凌乱的跺步。